阿姆斯特丹创作笔记-郑龙一海


艺术驻留项目丰富的交流活动我就不多谈了,主办的官方公众号有详细介绍。此杂文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介绍本人在荷兰期间的文化差异感受;第二部分浅谈本人的创作状态;第三部分是归国前的感想。文笔稚劣勿见笑,希望带大家从另一个视角了解该艺术项目的意义。


Part 1日常


荷兰(Nederland)音译尼德兰,直译低地之国,全球人均收入排第10,在联合国世界快乐报告中,荷兰列为全世界第4快乐的国度。这个国家的人民拥有高品质的生活,没有城市与农村的区别。常见七八十岁的老人家开着老爷车,开敞篷车的中年男人几乎都谢顶,估计头发都被吹没了吧!而在国内开敞篷?吃土呗!汽车都会主动让步行人与单车,时常会礼貌地相互招手微笑。驻留至今将近3个月,没见过一起交通事故。


荷兰以社会风气开放宽容著称,是全球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第一个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同时,在对待大麻等非致命毒品、性交易的法律也是在全球内最为自由化的。整体城市面貌卫生干净,这不奇怪。我初到时印象最深刻的是,每户临街的住宅都有开放式大窗户,骑单车经过人家客厅的感觉很妙。荷兰没有小区的说法,更没有防盗网这个东西的存在!而国内的诸多住宅,就像住在一个牢笼之中。


荷兰建筑设计让我心生敬意,尤其鹿特丹(库哈斯老家),在二战初期,德国轰炸了鹿特丹市中心,破坏了城市的老建筑。在重建的时候,政府鼓励新型建筑设计,现在整个城市简直就是一个现代建筑博物馆。


以上所述并非是我觉得“国外的月亮圆”,有数据佐证。我们工作室和公寓位于阿姆斯特芬,周边所见中老年人较多。荷兰的美术馆工作人员也是老妇人居多,知道我是中国人后会调戏一句“泥嚎!”我当然得礼貌地回应呵呵。国内艺术机构的工作人员大都是年轻俊俏的小妹小哥,回想起来,那可真是养眼呐!


最近,我们所属的阿姆斯特芬国际艺术交流中心工作室开放日,交流中心的艺术家和参观者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聚集市区中心),每届新星星驻地艺术家的到来,都给整个空间的氛围带来了青春的气息!开幕当天,唯一一位90后,是我那从国内远道而来的女友。


近期因拍摄合作,与荷兰年轻人接触较多,侧面得知,年轻人(尤其留学生)偷自行车并不是什么太坏的事情!怪不得我们其中一位艺术家的自行车就被偷了。前些天,在阿姆斯特丹的咖啡馆听到隔壁桌小伙说:“我的自行车前天被偷了,今天我偷的这辆比之前的好些。”


Part 2创作


以上是前菜,后面是主菜——关于我最近的创作状态。

本人油画系出身,也涉猎摄影、影像和新媒体艺术。在绘画方面,可谓变动不居。在荷兰如此自由的国度,我更是让自己的绘画探索愈加放肆。没遵循艺术家“应有”的个人化、具辨识度的风格。因为我对所谓延续性的图式化风格存疑,人的思维结构是极度复杂且善变的,那为什么要用符号来给自己标签化呢?当然,这样的话,更好卖!更便利于画廊的操作模式。毕竟艺术家都要图生存,没有对错。无论选择市场还是学术,在创作中保持对未知的探索最为重要。关于这点,新星星艺术奖这个平台选择合作艺术家的标准我是认同的,注重年轻艺术家的学术发展而并非艺术市场的利润。这就是我来荷兰的缘由。


        在荷兰创作期间,我已经收集了大量的创作素材,包括:欧洲的书籍文献、老照片、对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的视频记录等。现阶段比较注重影像部分的创作。当我骑行到阿姆斯特丹森林的时候,身临其境的原因,瞬间理解了欧洲古典风景油画、黑白风光摄影的审美结构-对自然的尊敬与赞美。這种审美结构方式类似于中国唐宋山水画,当然,我们山水画的鼎盛时期比西方风景油画早一些。


我感概阿姆斯特丹如此国际化的都市竟保存着如此良好生态的森林,河流、小径、马道穿插其中,整个森林像一个迷宫。漫步森林,让我联想到丹麦导演拉斯·冯·提尔在2009年的电影《撒旦的情與慾》(Antichrist),以及匈牙利小说家克拉斯诺霍尔卡伊·拉斯洛的《都灵之马》。想和这个森林发生些什么,于是我做了详细的拍摄计划,写好分镜头,在森林里面游荡取景。邀请了一位葡萄牙与西班牙混血儿,常驻柏林,在荷兰游学的红发女生Anima . Rebell 作为我的模特。根据我设计的与欧洲文学相关的故事情节完成了大部分拍摄。下面,忍不住剧透几张剧照,来预告一下我的新片。


此片延续了本人之前的影像作品《原型观感》(2015)的基本格调,但故事情节大为不同,女人故事线索已经在阿姆斯特丹森林完成,男人剧情将在回国后拍摄。穿插其中的画面我将引用近3年拍摄的相关影像素材。虽然作品木未成舟,但现在我很有必要给自己打一管鸡血。


Part 3离别


通过媒体资讯的“看世界”与身临其境的实践非常不同。三个月的大量访问与交流对我们三位年轻艺术家而言意义深远,我已把这趟欧洲之旅的经历与记忆、遇到的人与事转化为一个大数据库。文化差异的冲击需要过滤,缺乏语境的最新资讯需要调研、理解后再吸收,挪用文化时差的创作是走不远的。这个大数据库对我们的影响可能在数月甚至数年之后。归国在即,心生感慨。出于对主办方慷慨支持的感谢,我礼貌地与新星星的艺术顾问吕澎老师发信息言谢,吕老师的回复一语定乾坤:小伙子,不客气,艺术第一!


郑龙一海写于阿姆斯特丹

2018-10-22

配图原文刊载于新星星艺术奖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