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觉醒的黎明:“电子眼”中的二手图像景观 /IDEAT理想家

我们应该再次审视我们关于技术的起源

与现代世界的过于简单化的因果关系论述。

——让· 鲍德里亚


艺术家郑龙一海的“Channel E”系列的作品,乍看影像可能会联想到故障艺术(Glich Art)的审美和趣味,但在对加速失控的数字年代重新提出思考时,艺术家跳脱复古,开发出了一个翻新过的“通道”。通过再拍摄屏幕上的画面,郑龙一海尝试用另一只眼睛——电子眼来观看主体,产生出的“二手图像”,除了点出观看与被看之间的模糊性,也进一步带出对再制的想象:二手图像仍然能再度被观看,从而产生二手、三手乃至无止尽的再造图像。这是机械复制时代乃至数字时代问世的最初就被反复讨论的问题,也和其他众多科技与人性间的矛盾一样揭露出同样根本的通病:大众作为使用者懵懂地在里面丧失性格,以及作为现阶段的控制者,在未来将要面临人工智能奇点来临等等可能遭遇的难题。


新科技能够带给人类各种新力量、各种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我们也在丧失与现实( 自然) 世界联系的纽带。屏幕上的裂痕似乎暗示着,在未来世界机器崩坏或突变,不再依照人类意志工作的可能性。艺术家对于目前世界依靠量化和数据,而忽略以思考和想象来定义事物的方式提出质疑。当下我们的肉眼已经逐渐被摄像镜头逐渐取代,艺术家尝试通过镜头观看电子屏幕, 来面对这些碎片化的“二手经验”。个人隐私、意识上传、机器进化,是数字时代反复面临的博弈与妥协,然而显然还有更多尚未被定义的隐藏问题。“界面综合症”指涉的包括虚拟网络空间层面以及现实空间的层面, 艺术家计划以大数据调研的方式,继续扩建一个包含文本和分类影像的数据库,影像包括拍摄通讯塔、景地摄影、拍摄屏幕和废弃电子产品的再拍摄。


郑龙一海在其图像作品中提出如此质疑:在指日可待的机器觉醒时代来临之前,人们以既有的伦理观看待机器是否还得宜?作为客体的物件与作为主体的人在未来又将以何种方式相处?



原文刊登于:IDEAT理想家 影像集专题 2017年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