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我的关键词是“未知”/網易藝術頻道

网易艺术:最初因为什么原因接触艺术,开始画画?

郑龙一海:小时候常一个人呆在家里,看着墙壁上、地板上、天花板上的一些痕迹,不由自主地就生出许多联想。达芬奇说人类艺术的起源是对自然肌理图像的幻想,我想我就是这样。我看到一条不规则的浅浅痕迹,就会把它想象成是一架宇宙飞船或是一朵,看着这朵“云”,脑中又生出许多画面与故事,当画面跳转到了一匹马,我就会想到我骑着这匹骏马驰骋沙场,威风凛凛,英雄救美。随着脑中的故事越来越多、情节越来越具体,表达的欲望就越来越强烈,我就这样拿起了画笔。

网易艺术:有了兴趣后,家里有送你去学画画吗?

郑龙一海:我那时候还没上小学,最初教我画画的是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一位民间摄影师,他算是我绘画的启蒙老师。除了跟着父亲学一点,更多的时候我是自己乱画,画个虾、小人啊什么的,除了把家里墙壁涂得乱七八糟,我还会对着一些图书临摹,非常清楚记得第一个范本是《唐诗三百首》里面的水墨插图。所以我最早接触绘画学的不是西画,而是中国的水墨,因此到现在我还有强烈的水墨情结。


网易艺术:你好像是油画系毕业,之后是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学习素描?

郑龙一海:读初中的时候,学校有个挺温和的美术老师,假期的时候就跟着学。从小就对画画比较有天赋,素描也是一碰就上手,越画越好是因为女同学看我画画会投注欣赏的目光,然后我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老师看我画得不错,就推荐我去考广州美术学院附中。我也没有辜负期望,顺利录取,然后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笑~)。

网易艺术:在广州美术学院的学习经历,有没有给你比较深的感触?

郑龙一海:我不大愿意谈学院这个话题,我觉得创作这个事情,不是学历和用功的问题,还需要视野、思考和阅历。当然这不是为我大学不用功找借口,在美院八年的“下乡”课程中我学到了很多,成长在这个类似游历的教学过程里,我的价值观不断颠覆重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对年轻人来说很重要,而且要有国际视野。游历所见林林总总给了我很大的冲击,教科书讲的是真善美,而你在社会看到的是假恶丑。最初我会有点愤青,唾骂这个扭曲的现实,后来随着阅历丰富,慢慢地去思考,观察了解事情背后的根源,我逐渐内敛起来,独自修身,我相信伏案的描绘和书写有一天也会影响甚至改变这个世界。

网易艺术:你的作品看起来感性,但从作品自述中又能感觉到很强的逻辑性,你怎么看感性和理性?

郑龙一海:我一直认为感性和理性不是两个二元对立的命题,它们相辅相成。我们人类有着二元(两极)化思考模式。我们所知道的事物,几乎都是来自知识和逻辑,而知识和逻辑形成了思想,思想就成为语言的基础,这种模式使得人类变成二元化的产物,有着二元化的思考方式。例如善与恶,对与错,但我们要清楚,黑和白之间有无数种灰度,人也是可以拥有很多重性格的,我作品中的感性,是理性推敲后展现的一种感性,理性与感性相互渗透,互为表里。

网易艺术:能描述一下目前的创作状态吗?

郑龙一海:在这两三年的探索中,我好像打开了很多扇窗户。目前我的创作主要是在绘画、摄影、视频三个方面,每个类别我都有一个长线计划,需要长时间深化下去。目前最长的一个系列《私人生物学》,从2009年持续到现在,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了,现在还在不断深化、发展。植物也好,昆虫也罢,这些只是我研究的一个表征而已,我探究的真正命题是生命体在科技发达的当下的处境和生存状态。

网易艺术:你也从事了一些艺术跨界活动,你怎么看艺术跨界?

郑龙一海:这是潮流,有句话叫“设计从艺术中来,艺术从叛逆中来”,如果想通了,你会发现学科之间根本就没有“界”。现在很多领域都在和艺术家合作,最牛逼的设计师不是设计师,而是艺术家,他们的很多设计就是艺术,他们只是用艺术家的身份,做着设计师的工作而已。艺术与品牌的合作,一定是日后的主流方式,但艺术家要慎重看待,不能被商业绑架。从文化发展的角度来说,艺术必定会跟任何学科联姻,艺术是开元的。

网易艺术:如果给你自己一个关键词,你觉得是什么?

郑龙一海:我的关键词就是“未知”,这个未知不是说不知道,而是指在不断探索未知的原理。对于那些已经成为哲理的东西,我是不感兴趣,而未知领域却令人着迷。人类文明发展到现在,未知远远大于已知,世界是一个极度复杂的综合体。

网易艺术:喜欢的艺术家是?画画之外有其他爱好吗?

郑龙一海:我喜欢杉本博司这种艺术家,他对于东方哲学的探讨和挖掘非常深,而且有很独特的视觉语言来支撑他的观点。好的作品是不需要文字言语的,你看了就会被触动。我很欣赏这类在探讨事物本质问题的艺术家。

画画之外是阅读,罗兰巴特和村上春树的作品是我欣赏的。村上的小说中对故事人物的性格塑造给我很多启发。他写出了人内心中复杂与迷离的种种心理状态,实在精彩。他的作品让我觉得,在很多情况下,不是我们去选择了什么,而是遭遇了什么。最后摘取一段村上春树小说里面的话结束:“不解释就弄不懂的事,就意味着怎么解释也弄不懂”。

文章来源:网易艺术频道 2015-10-23(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