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隐秘的渗透  文/李冬闹



2016年12月16日下午三点,艺术家郑龙一海的TTC:CHANNEL-e个人项目展览闭幕,一个封闭的监控空间正迅速地被“分解”,最后回到了TTc原始的状态,像是进入了待机模式,等待着另一个频道的切换。

   

channel-e是郑龙仍在长期进行的项目中的一个部分,从作品的最初方案到展览现场的布置,他并未做出过多的改变。他将TTc改造成一个监控室,室内四面八方都有显示器,滚动播放他的摄影作品,桌子上的显示器是四个监控录像,可以看到室内的自己,小洲礼堂以及礼堂外的情景。我想起看到被监控时自己的第一反应——新鲜感:原来这就是摄像头下自己的模样。值得一提的是,桌子上有各种生活用品:喝过的矿泉水及咖啡、笔和纸,还有打火机,堆积的烟头。他想要营造生活化的氛围,就连电线也随意的缠绕摆放,一切都显得杂乱无章,一切都暴露在当下,这是艺术家本人对展示现成品这个媒介的一次恰到好处的巧妙运用。


而这样直白的展现方式其实隐含了郑龙对互联网时代的解读,网络隐私、网络言论与网络暴力等成为他展览的关键词,而在错综复杂的网络信息面前,庞大的数据铺面而来,或许会让人一时难以去深刻地理解他的意图,但是他其实非常的纯粹,只是作为一个问题的发现者,带着质疑与警觉态度去讨论问题。


在周五的讲座上他也表示了TTc空间对于他作品的一定限制,他的理想状态是有更大的空间和通道来装上铁丝网和镜子,让观众进入这个既封闭又无限延伸的空间。他用铁丝网隐喻互联网,指涉网络监控下的囚牢。但他也表示自己想要拥抱科技。同时,讲座上也有另外的声音:“在大多数情况下,很多人都是批判网络、批判科技,在我看来为什么不可以去驾驭技术?驾驭新的未来?”一位现场观众提出了她的“野心”,我想这种艺术家自身的矛盾以及对未来的未知领域的探索,正是作品呈现的玄妙之处吧。


监控室内最大的两个显示屏播放的是破碎的手机、电脑屏幕的摄影,这种后网络摄影的展现方式让本就不真实的图像再蒙上一层虚幻的薄纱。人类的指尖、即将破碎的屏幕和屏幕内的数据形成一种微妙的联系,又或是一种动态趋势,和科技的较量一触即发。而小屏幕的摆放也颇为“心机”,一个隐藏在白色挡板后面的显示屏播放着文件夹名为“波多野结衣”里的图片,满足人们“明目张胆”的窥探欲望。


在郑龙一组摄影作品中,他在一些老照片上也蒙上了数据和屏幕,让我有在过去、当下与未来时空交错的想象,如同《银河护卫队》里面主角身边的复古磁带,播放着上世纪的流行歌曲,以及游戏《辐射4》里的古典电台音乐,在极具未来及科幻的想象世界中留有复古的温情。


最后,请允许我脑洞一刻,既然我们的所有数据都可以被保存,那么我们会像《超体》的主角那样,说出“I am everywhere.”么?我们正在被数据信息隐秘地渗透,它们的频率滋滋作响,每时每刻、无处不在地肆意狂欢。正如艺术家所言:“最后,我们都会成为信息流里面的一粒粒微尘。”



展览现场链接:移动剧场TTc-Channel-E

(文章出自你我空间“TTC”郑龙一海个人项目策展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