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影像:全民自拍

《全民自拍》 影像裝置、互聯網照片
2009-2013








   此方案收集了發佈于互聯網、社交網絡的數萬張自拍圖片,以海量圖像體現人們對待拍攝照片所體現的各種姿態,用窺探式的考察方法,拋出的幾個與攝影相關且值得探討話題。
1,在攝影術極度繁盛的當下,“攝影師”的定義是寬泛了還是狹窄了?
2,在圖片資訊氾濫的網絡環境下,個人隱私、肖像權的問題。
3,通過攝影這個媒介所體現的暴露癖與偷窺欲。
4,圖片中人物所體現的共性很大程度上與“慾望”有關聯,自拍者的動機是什麽?
5,是我們在製造圖像還是圖像在吞噬我們?

   用蘇珊·桑塔格的觀點來說攝影行為本身就是“捕食”,那麼自拍行為則是一種炫耀自己是美味的“獵物”,暗示觀眾可以通過某種手段來進行交易。相機比喻為“槍”是相當貼切的,那麼自拍則為“自殺”,在網絡籠罩的當下,自拍的大多意圖是期望被欣賞和崇拜,後果很可能被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的人當成手淫的刺激物,或被“非法利用”,例如本方案的展出。這是難以避免的,因為工業高度發達的網絡時代,人們都患有“拍攝強迫症”,如果沒有拍照留念,似乎此時此事根本不存在。如果不用照片記錄,貌似擁有的事物也不是真實的,所以,中國當下是一個全民瘋狂自拍的“大好時代”。






全民自拍1312藝術空間展覽現場 2014





全民自拍1312藝術空間展覽現場 2014




















 本方案題材有一定的特殊性和敏感性,圍繞作品表達內容,作品的展示方式將會是一個非常大膽的嘗試。藝術家計劃用海量素材圖片由展廳向樓梯蔓延,擴散到社區,輻射到附近街道和廣場。以圖片黏貼的方式組成一個龐大的實體網絡,作品的展示以展廳為中心,可能會延伸到方圓幾公里的範圍,將虛擬網絡空間里帶有隱私色彩的自拍照片植入現實公共空間,達到“親民”的效果。這樣的非常規展覽,或許讓大眾莫名其妙,或許不明覺厲,或許一圖驚醒夢中人,也可能會讓藝術家因“隱私權”、“肖像權”受到控訴。